以下是拇指ルカ的故事

不小心爆走的小短篇,只有兩千多字(O

可以配合這首歌食用(?   

雖然其實沒什麼關係,只是有出現歌詞ry

ルカ生日快熱!

~~~~~~~~~~~~~~~~~~~~~~~~~~~~~~~~~~~~~~~

 

  從前從前,有位年輕的花店老闆,細心照料的花朵很受顧客歡迎,每天都有接不完的訂單。其中也有不少是慕名而來的年輕小夥子,想一探主持這間花店的少女面貌。

  傍晚收店後是少女ミク最喜歡的時間,邊為適合傍晚澆水的植物點綴上水珠邊輕輕哼唱沒填詞的曲調。手裡提的水壺雖然沉重,但一想到花朵們會因此更有活力,她就隱藏不住嘴邊的笑意。

  拿著水勺澆灌花叢時,她注意到旁邊尚未播種的土色花圃裡,遺落了一顆粉色的種子。這裡種植的植物並沒有粉色的種子,所以起初ミク還以為是小鳥不知道從哪叼來的惡作劇。拾起仔細查看後,才發現真的是一顆種子。她很好奇這顆粉色的種子會開出什麼樣的花朵,因為只有一顆,得很小心的種才行。少女從店裡選了個小盆栽,小心的將種子埋入,並放置在床頭的窗前。

  三天後,盆栽沒有一點動靜。但是ミク很有耐心,一直都在跟植物相處,她知道越花時間等待的花朵會越有價值、越美麗。

  等待的時間拉長到一周,小小的綠色嫩芽總算冒出土壤。接下來的幾個月,ミク一天之中最期待的事情漸漸地變成每天看著這株小盆栽從容成長。或許是因為花費特別多的心思照料,連只是透著淺綠沐浴在陽光下的枝葉,她也覺得可愛。

  含苞待放的花朵最美,但店裡最搶手的卻是剛綻放的花朵,ミク一直不了解。休業日的早晨,她撐著臉頰看著盆栽,心不在焉的想這問題。

  不行!就算放假也不可以這麼懶散!她回過神拍打自己的臉頰,繼續手邊本來要進行的家事,邊哼歌邊摺疊衣服。

 

  突然,歌聲停下了。

 

  ミク呆愣望著窗邊的盆栽,嘴巴雖然蠕動著想說什麼,但是一點聲音都發不出。

  「怎麼停下來了,不繼續唱嗎?」

  ミク捏了自己的手,感覺到疼痛確定不是夢。接著揉了揉眼睛確認不是自己眼花。

  那株她悉心照顧的花確實綻放了,只是花蕊正中央趴著一個拇指大的小人。小人撐著臉頰,皺著眉一臉煩躁的催促自己繼續唱歌。

  ミク愣了半晌,手中的衣服都掉在地上,她立刻奔回窗檯前,「花會說話!」對著那裸著身體的小人驚訝大叫。

  對方毫不在意的盤腿坐起,ミク才注意到她有一頭粉色的長髮,一開始撿到的那顆種子相同。「該驚訝的不是這個吧...」看起來有點無奈的咕噥。小人嘗試從花朵裡爬出來,卻一腳跌進土裡。還好ミク選用的是特別柔軟的土質,所以小人並沒有摔疼。

  看著她努力想拍打掉滿身泥濘,ミク問道:「你...是從花裡長出來的?」換回一個白眼。

  「你看過花裡長出人的嗎?」不理會ミク的苦苦思索,她逕自走到盆栽邊緣,目測盆栽到窗台的距離,往後退了幾步開始助跑。

  見她這等行徑,ミク也顧不了正在思考的問題,「等、等等!很危險啊!」伸手一把接住跳出來的小人,乾淨掌心也因此沾上泥巴。她近距離細看才終於明白為什麼客人都喜歡綻放的花朵。雖然尺寸很小,但是五官清秀,不細看看不出來的瞳色是天空的藍。

  「ミク,臉紅了喔。」毫不在意自己身無寸縷,小人指著ミク呵呵笑。ミク很清楚自己臉部的溫度正在上升,所以沒得反駁,「你怎知道我名字?」只能趕緊扯開話題。

        「她們都這麼稱呼你的。」小人望了窗外一眼後衝著ミク笑道。「對了,我叫做ルカ。」要是嘴巴不壞,ミク覺得她還很可愛的。「ルカ...請多指教...?」

  「嗯,我會好好教你的。」ミク差點沒失手捏下去。

 

  生意蒸蒸日上,小小的花店已經變成皇室御用的大店面,ミク每天都忙進忙出。因為ミク每天澆水,窗邊的那朵花經過兩年都沒有凋謝,維持著ルカ出來時的模樣。

 

  有一天,ミク被國王召見,想雇用她當御用園藝師。ミク經過一整天與皇室的討論,薄暮時分回到家後就立刻累倒在床。

  隔天,ミク維持著清晨就醒的習慣,還有兩年前養成的習慣...但她發現,第二個習慣維持不下去了。窗台上的花朵枯萎,花瓣已變成淺褐色。『ルカ呢?』腦中第一個冒出的是那個拇指般大小的人影,平日總是守在自己身邊的ルカ消失不見。緊張地左右張望之際,ミク身上的薄被自身上滑落,她並不記得自己昨晚回家時還有力氣蓋被子。

  「ルカ...」纖瘦嬌小的身影邊碎念邊努力幫自己拉上被子的影像在ミク腦海裡浮現,淚珠不住的滾落沾濡床單。

  ミク捧著花盆,雙膝跪在花圃,將柔軟的土壤與花的殘骸一同埋葬。止不住的淚水將泥土的淺褐色染成深褐色,也顧不得指縫裡塞滿泥土,不斷用手背抹去淚水,形成一道道茶色的淚痕。

  「不繼續唱嗎?」ミク想起ルカ對自己說的第一句話,在自己開始忙碌以前ルカ也常常催促她唱歌。

  壓抑因哭泣顫抖不己的身體,ミク含糊不清的哼起了歌。

  難得的,這次唱歌雖然模糊,卻還有填詞。

  「懐かしい思い出が滲む 遙かなる空は 胸を裂くように...」梅雨的季節,點點雨水落下,和哽咽的聲線讓人更加難以辨認歌詞。

  「舞い散る花びらの囁いた 忘れられない言葉...」指尖深深陷入泥濘,雨水打在她的臉頰,隨著臉部線條滑落泥地。

  「雖然聲音很棒,但ミク果然開心時唱歌比較中聽。」這種說話方式...ミク猛回頭,只見一個陌生的女子拿著傘佇立在自己身後。

  注意到ミク臉上的泥巴痕跡,女子蹲下以袖口擦拭她的臉龐。「該不會用沾滿泥巴的手揉眼睛吧?這麼老了還做這種事。」湖水般的漠然視線讓ミク感到熟悉,「ル......?」

  嘆口氣,她帶著嘲笑語氣扶起ミク。「居然這麼久才發現嗎?」從前只有拇指大小的身形,ルカ又老是不肯好好讓ミク盯著看,一瞬間放大了數倍,也難怪一下子認不出來。「為什麼...

  「雖然人類有許多不方便,也再也聽不到同伴的聲音,但是...」撇開視線,淡藍眼眸直直地盯著前方。「現在這種身體才能幫助到妳吧。」也不清楚ミク到底有沒有在聽她說話,只是緊緊抱住ルカ的手臂。

  「ミク鼻水都沾上我的衣服了!」

  「反正,」一抽一噎的,「妳的衣服都是我做的嘛。」ミク笑了出來。

 

 

創作者介紹

迪奧大冒險日誌☆與雜物堆積處

samamat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