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到了深夜,惡魔魍魎出沒的時刻...所以就該暗黑一下。

可是實在放不下鮪蔥,只好一起來了,您說是吧?

說到底這到底該算暗黑同人還是VOCALOID同人也搞不清楚了,有玩暗黑又有吃鮪蔥的恐怕才能完全看明白,又拿石頭砸自己腳了啊,我。

鮪蔥好吃,鮪蔥好吃。重要的事情要說好多遍。

-------------------------------------------------------------

 

初音在旅途中想找話題跟沉默寡言的搭檔聊。「你知道這塊地方的草,源於我那個年代一種極為罕見的植物嗎?它的花最漂亮了!」

只換來冷漠的回應與弩槍扣板機聲。「這跟我們的任務有關嗎?」又一隻躲在暗處準備襲擊人的詛咒狂犬腦袋落地。地獄魔王雖然被消滅了,可是逃竄的惡魔跟受邪惡力量影響的生物依然是人類莫大的威脅。

「噢,真抱歉。」語氣稍微低落。走在前頭的獵人沒有回頭也猜到當初在沙漠撿到的巫女現在是什麼落寞神情,卻什麼也沒說,僅僅把弩槍握得更緊。

隨著迪亞布羅被擊敗,預言者給予巫女的使命也告一段落。因為目標達成頓時感到徬徨的初音「請求」狩魔獵人帶著自己再度踏上旅行──收拾罪惡之王在世界上留下的惡業。巡音身為聖修亞瑞的英雄,且在各地清除惡魔,無視本人意願她收到不計其數的報酬。儘管手頭相當寬裕,仍每天罩著同一件漆黑斗篷低調度日。寄宿旅店的次數連十隻指頭都能數出來,行事作風與大戰期間並無太大的差別。有時,初音還真希望這位緊繃的同伴能放鬆些,可是她也明白對所有的狩魔獵人而言,對惡魔的復仇是優先項目。

「再往深處走十公尺處就有湖泊。」儘管已經習慣同行者走路總是沒有腳步聲,初音還是常常被突然冒出的聲音驚嚇,蹲著紮營的動作瞬間停下往後跌。臀部沒有迎來預想的衝擊,反而從手臂整個人被往上提。

「謝謝你。」

冰冷藍眸沒有回應道謝,遮掩下的端麗面容也無從窺視。但初音對這種冷漠不以為意,伸手取來方才巡音提來的水倒進鍋子裡,並將法杖置於下方點燃火焰。獵人倚著一塊岩石坐下,伸手拉下圍巾與兜帽,露出及肩的粉紅短髮。「預言者也指導這種魔法?」

「不是的,這是跟姊妹們玩鬧時用的咒語,想不到也可以派上用場。」水很快就冒出靄靄白煙,初音接過巡音打水時順手抓來的魚扔進鍋裡。藍色瞳眸映著火光與蹲在一旁烹煮食物的巫女,除了鍋子冒出的白色蒸汽,初音的口鼻也不時呼出白煙。曲起單膝,放鬆手臂靠在上頭,滿是疤痕的手與長滿硬繭的指頭歷歷顯示磨練。「天氣這麼冷或許投宿旅店比較方便。」

初音搖頭,青綠雙馬尾跟著晃動。「沒關係,說過ルカ不用顧慮我。如果會造成負擔,那情願再睡回去。」巫女沉睡數千年只為實現與天使預言者的誓言,記憶也已隨著時光流轉散佚。如今地獄魔王已經全數被消滅,巡音不明白為什麼初音要跟著已經無法回到安穩日子的自己四處漂泊。

「一切都已經結束,你為什麼要與我繼續過危險的生活?」

攪拌的動作停了下來,初音壓著平常柔和的嗓音。「抱歉,研習了那麼久的魔法到關鍵時刻卻總是幫不上忙…」形象再怎麼冷酷、再怎麼遭人厭惡的狩魔獵人也有一顆人類的心,不然遲早會成為惡魔強大武器。這語氣令巡音不自覺的咬緊牙關,毅然決定無禮截斷對方的句子。「你誤會我的意思了。」

「我說過習慣獨來獨往,」當雙方視線交會,「但也不介意有你這樣的戰士作伴。」話語或許會比較容易正確傳達。

緊繃的氣氛緩和了些,初音語調淡然目光遙遠。「我不屬於這個時代,」伸手取過巡音的碗,盛入能夠溫暖身體的熱食。「當你發現周遭的一切完全不同,會有甚麼感覺?」作為巫女她與姊妹們把自己的一切獻給了預言者。經過一千五百年的沉睡魔法,僅剩下初音存活,幸運免於惡魔破壞魔法結界的行動。

巡音接下木碗,沉下聲音道:「恐懼使人怯弱。

ルカ是堅強的人。」她微笑應聲,飲了口熱湯。

巡音很清楚,狩魔獵人由憎恨驅使的力量若沒有以戒律規範,遲早會被惡魔吞噬。下場就會跟佐頓庫勒、或是費斯傑利法師們一樣,那是所有狩魔獵人都極力避免的結局。僅僅十三歲就能判別善惡,毫不遲疑獵殺惡魔的巫女,與自幼因為被惡魔迫害,內心必定存有黑暗的狩魔獵人們相較,初音巫女不帶陰影的純粹動機,讓她的心靈沒有縫隙能被惡魔窺探。真正強悍的戰士其實是巡音眼前正啜飲熱湯,穿著單薄的她。「我拋下了一切現在只剩希望引導著我。」

「而你就是預言者說的希望。」又是預言者說。那位逝去已久、從人類身上看見希望的天使。巡音沒有回應這句話,只是端起湯碗一飲而盡,就跟往常一樣。在旅行中彼此已經習慣這種溝通方式,絲毫不介意唐突中斷的對話。

晚飯後兩人各自爬上在粗壯樹幹鋪出的床位,睡樹上一方面能免於冬天地面的寒氣,又可以避開大部分的野獸。

「你挺耐得住冷的。」寂靜的夜晚,巫女卸下雙馬尾,青色長髮散落的聲音與鑽進睡袋裡的窸窣聲都可以聽見。

「我已經習慣了。」巡音只卸下狩魔獵人的硬甲、武器放在伸手就可觸及之處,斗篷跟兜帽則剛好用來裹住自己以禦寒。

「我在想是不是該換一套衣服,穿這樣實在不適合在寒冷的地方行動。」在哪都不適合吧!已經躺平的狩魔獵人心裡雖然這樣想,但是沒有說出口。初音一直穿著露出大片腹部、大腿幾乎沒有什麼遮掩的裝扮。居然到現在才喊冷,她也覺得挺不可思議。

巡音輕嘆口氣,掀開自己的睡袋跟斗篷。「過來吧。我把武器上的紅寶石摘下來就可以取暖了。」狩魔獵人是習慣黑暗的,隱約可以看見初音深怕踩空,慢慢朝自己的方向移動,象牙色的肌膚在月色下隱隱發亮,幾乎讓人暈眩。

不久後,她感覺到比自己略嬌小的身軀小心翼翼躺在自己身側。「過來點,掉下去就麻煩了。」

青綠的頭頂摩娑著巡音的下巴。「你是不是又不小心錯施了魅惑術?」

「什麼意思?」

「沒什麼,當我沒說。」

冬日的夜晚還很長。

 

---------------

不知道有沒有後續(欸

 

創作者介紹

迪奧大冒險日誌☆與雜物堆積處

samamat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