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沒梗,所以接續上一次聖誕節的鮪蔥。 

ネギトロおいしいよ
~~~~~~~~~~~~~~~~~~~~~~~~~~~~~~~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是褲子的鈕扣明明去年還可以扣起,而今年只能遙遙相望。

綁著雙馬尾的青髮少女拉著褲頭兩端,使勁的想讓它們環環相扣,可惜終究無法戰勝自己的腰圍,「唔」氣餒的呻吟流洩而出。

「怎麼了?」直到上一秒還慵懶臥在客廳沙發看電視、頭頂著鹿角的窈窕美女,等ミク轉頭時已經帶著她恆久不變的笑容倚在半掩的房門邊。

鹿的聽覺有時候真是靈敏到討人厭的地步。「褲子、縮水了。」

「哦?」她走進房間,伸手接過ミク手上的褲子仔細查看。「這批衣服果然縮水了嗎?」

ルカ的衣服也是?」

「嗯,最近發覺上衣的胸圍附近有點緊繃。」沒查覺到少女的顏面神經變得有些緊繃ルカ自顧自地嘀咕。「怎麼在緊要關頭發生這種事呢,聖誕老人可不能做紅色以外的打扮啊…」

「每一件都這樣嗎?」縮水的話理應只有拿去洗的那幾件衣服會變小。

「嗯」少女不好意思地點點頭,抬起頭時猛然看見比自己高挑的美人正努力克制想笑的嘴角,扭曲成奇怪的表情。……都怪你啦!還笑!」ミク惱怒的一屁股坐上床,順手把穿不下的褲子往憋笑成苦悶的怪臉扔。原因始於萬聖節的糖果餅乾與派對,緊接而來的感恩節也有大量的宴會邀約蜂擁至新任聖誕老人手中,雖然很想讓把她帶來這個世界的元凶去應酬,誰料的到那頭鹿就只是扔出一件合身禮服給自己後,便窩在家裡沙發上吃南瓜。ミク只好自己面對太過豐盛的一頓頓大餐,當聖誕老人就一定得有那樣的身材嗎?最後導致的結果對少女而言無疑是打擊。

「抱歉,你拼命找藉口的模樣實在太有趣。ルカ一點也不介意的接下迎面而來的鮮豔紅褲,笑意不減的緩緩道:「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邊說邊坐到一旁,湊近正屈著膝蓋,臉埋進交錯手臂下生悶氣的ミク耳旁。「小腹三吋非一時嘴饞。」

「誰叫你讓我獨自去那麼多場宴會!」一陣天旋地轉,她被臉上明顯帶著不悅的少女壓倒在床,可是一點也不見緊張,可能是對方臉上的潮紅無法判別是憤怒還是害臊的緣故。

「大家對新任的聖誕老人好奇,都是為了看你嘛。」而且鹿又不吃肉。ルカ感覺到掐住自己手腕的力道稍微放鬆。「不過,依你在宴會上的『演出』,明年的邀請應該會更多ミク馬上一臉不安,「什麼?」真是容易了解的人,跟初次見面時一樣。

ルカ輕輕笑著,好似一切盡在掌握中,她擁有讓人儘管想生氣也氣不起來的端麗面龐與笑容,這點讓少女覺得自己總是在吃虧。

「我怎麼都不知道你有副好歌喉?」慣用手逃離少女的箝握,輕撫手足無措的臉蛋。「還是說,必須兩杯黃湯下肚才有機會再聽到?」據說聖誕小姐才喝幾口雞尾酒就哼起歌來,再幾口現場就宛如演唱會。

「怎麼、怎麼會知道」淡藍雙眼眨了眨,「真有點嫉妒被你硬拖著一起唱歌的人呢。」像是捉住把柄,嘴角露出的使壞弧度間接解答ミク的疑惑。

ルカ在宴會現場?」

「新任聖誕小姐醉了,要來把她接回去嗎?」接電話的手勢配合無奈表情,靈活靈現地重演事件情景,也讓此時壓在上方的當事人內心升起一股罪惡感,撒手報復。「害我從三十碼遠的慢跑道飛奔到現場,很累呢。」住在這的都是善良的人,ミク並不會因醉倒就有人身危險,只怕意識不清的少女接下來會做出什麼讓清醒後的自己羞恥的舉動,雖然那樣也很有趣就是了。

「騙人,對ルカ來說三十碼根本」少女的自尊心不允許口頭上對鹿示弱,只能說些自己也覺得無力的辯解。醉鬼完全不記得原委,只知道隔天醒來後就已洗過澡換上睡衣安穩地躺在家裡且腦袋隱隱作痛。

「前一天也無法解決褲子問題平安夜先穿這個去工作吧。ルカ拿出一件紅色毛料短裙遞給對各種事情懊惱不已的聖誕小姐。「這件腰圍是鬆緊帶設計,先試試。」玩鬧歸玩鬧,她重視這份工作,問題還是會好好處理。

「咦、現在嗎?」不小心讓腰圍大了一號的ミク愣問眼前正單手撐腰倚在門板,態度一派悠閒眼睛卻盯著自己的巡鹿。

「平安夜就要到了,不試穿怎麼知道行不行?」言下之意就是請快一點,要是不行的話還得另外想辦法。ルカ沒有把話說完整,可是散發出的強硬態度表示非得現在解決,少女看堅定如冰的美麗瞳眸要把自己望穿似的,只得嘆口氣開始換穿短裙。「穿裙子在冬天會冷,這件厚褲襪也換上吧。」試穿是沒什麼啦,不過非得緊緊看著人換嗎?ミク心底邊咕噥著邊伸手接過褲襪,儘管一起生活整年,被這樣直勾勾的盯住換衣服果然還是有些彆扭。相反的,ルカ更衣、睡覺時倒是完全不在意身體被自己看光該說不愧是外國人很開放,還是因為是鹿,所以人類道理不適用?

少女鮮少被陽光曝曬的雙腿白皙光滑,肌肉勻稱分布,緊緻的肌膚紋理在日光燈下隱隱泛著名為青春的潤澤……ルカ眼角漏出的笑意很快地被當事人注意到。「這樣盯著、很難為情……」就算身材相較之下屬於發育不良、就算對方是世間罕見的美女、就算對方只是頭鹿,被死盯著感覺還是令人緊張。

「啊,抱歉,」夢囈般,「看起來很適合,快換下來吧,別在平安夜前弄髒了。」她溫柔地叮嚀,話語輕柔同歌唱。

好不容易ルカ看起來要放過自己,正轉身離開房間。又要這麼晚出門?」深夜,獨自被留在家的滋味並不好受,所以少女都會在她出門後打開電視,屋內氣氛會熱鬧些。

「鹿可是夜行性,」理所當然回應道,而她出門的準備並沒有因為詢問放慢,已經穿好慢跑鞋在家門口待機,背景細雪紛飛。「你不會想把一頭精力過旺的鹿關在家裡。」

不是沒想過一起去慢跑,是自己肯定跟不上速度,只會拖累進度。與頭髮相同顏色的睫毛微微垂下,寂寞的神情讓巡鹿不得不伸手安撫比自己矮一個頭的青色腦袋。「很快就回來。」

儘管對方不曾將這種心情向自己傾訴,少女的眼神也隱瞞不了這個對世界的陌生,唯一認識、能夠依靠的就只有自己,沒知會稍微離開一下少女便緊張不己,尤其夜晚,人類特別容易胡思亂想。明白她的寂寞,所以深夜的自主訓練結束就會馬上回家,簡單淋浴後陪伴少女身旁,這樣至少醒來時不會獨自一人。原本ルカ是這樣考量的,但ミク每次醒來都臉色倉皇的拿被子扔自己,看起來也不像是生氣,口氣卻比平常急躁……這些反應讓她不得不檢討這麼做是否合宜。鹿以220里時速邊慢跑邊思考。

 

流星消逝的速度,總是快於許願。

新任的聖誕老人毫無根據的懷疑巡鹿的移動速度是否跟流星差不多。至少一秒鐘11公里…不、不可能吧?這樣已經遠遠超越人體能負荷…說到底自己現在到底算不算人類也不清楚。話說回來,要是速度沒這麼快,襯著漫天星斗,被一個頭頂鹿角的美女公主抱著散步的場景或許挺浪漫ミク腦筋轉著這些無關緊要又毫無邏輯可言的事,雙眼緊閉,牙關也以相同力道咬住,指甲深深陷進鹿的肩膀,她現在並沒有餘裕在意對方有疼痛的可能。

「到了,」柔和細語輕易安撫了ミク跳動劇烈的心臟,隨後一陣暈眩感襲來,差點在寒風中因腿軟跌倒,ルカ因此不肯放開手臂以護住纖細少女。「最後一站。」

費了好大的勁,她終於讓嘴巴張開吐出這幾個字:巡鹿小姐。靜謐的平安夜,只有風聲在耳邊低語,聖誕小姐顫抖不已的聲音清楚傳進鹿耳。作為回應,巡鹿更加收緊懷抱的力道,同時冰雪結晶般的眸子望入翠色眼底。直率的視線蘊含深邃柔波,是會微笑的眼神,ミク知道ルカ偶爾會用這樣的眼神看自己,她感到臉頰一陣灼熱,便深呼吸一鼓作氣把句子說完。「一定要用這種姿勢嗎?」儘管也很想哭訴速度太快,但是那是不得已由不得任性。

狡猾的光芒一瞬間出現在鹿的眼裡。「或是你希望騎在我身上?」被這麼反問,聖誕小姐愣了一下,腦海自動閃現騎在巡鹿小姐背上的畫面,感覺微妙,可是畢竟是鹿嘛,人騎在背上也是理所當然……「等等、傳說不是都駕雪橇?」

「這時代車很難停。」ミク從來沒想過聖誕老人的雪橇也需要找停車位。「而且拉雪橇不適合我。」這理由倒是讓新任聖誕老人接受,讓ルカ跑在前頭拉著雪橇跑自己卻安穩坐雪橇的畫面的確不符合她的氣質,也讓人光想像就覺得有罪惡感。「但是如果這姿勢讓ミク不舒服……」再說「沒有、沒有不舒服!ルカミク趕緊反駁,卻又馬上被自己突然變大的聲量嚇到,最後只能紅著臉嚅囁道:很溫暖

巡鹿再次抱緊懷裡的羞怯少女,她知道自己的毛皮既輕又非常保暖。

兩人望著去年還是ミク居住的房屋。熱鬧的平安夜,少了一個人的租屋因此顯得冷清。曾經同住的友人グミ到了深夜仍獨自窩在電視機前沙發,邊看聖誕特別節目佐蘿蔔湯。電視機發出的吵雜音效更顯夜的寂靜。

ミク住過的房間整年間都沒有再租出去。

聖誕小姐掐緊屬於自己的巡鹿的手臂,像是想用圍巾遮住,把臉埋進暖和的懷裡。

「以前,我們總是會一起看這節目,一起吃掉一個大草莓蛋糕、整桶炸雞」兩個單身女子的生活同樣對於飲食毫無節制,可是グミ的吃下多餘的熱量總能囤積到令人羨慕的位置。

室友電視也沒關,不知不覺就在沙發上裹著毯子睡著。對於自小失去雙親的ミク而言グミ是除了叔父母唯一的家人,而年邁的叔父母也在幾年前雙雙去世。ミク覺得離グミ好遙遠,明明就在伸手可及的地方,卻永遠再也無法面對面談話。在這間屋子一起喝醉唱歌還只是去年的事情,現在卻是感覺未曾發生,不過夢境一場,如果那時候能好好的道別…不、要去當聖誕老人這種事講出來大概還是會被當成神經病。

懷中的少女雖然沒有把在心裡想的事說出口ルカ從表情也可以窺知一二。「她的禮物是什麼?」詢問的聲音跟呼嘯北風和一起,幾乎難以分辨。端麗面容也被大氣不斷飄落的風雪遮掩。

什麼才是最遙遠的距離……?

「再等一下下。」呼出白色的氣息,聖誕小姐決定暫且溫暖把留在體內,不再說話。

天際已鑲上金邊,街道漸漸從夜裡甦醒,平安夜徹底結束,接下來是孩子們拆禮物的時間。

一陣敲門聲喚醒睡在沙發上的綠髮友人,她慌慌張張地跳起來應門。

「早安,房東太太,聖誕快樂喔!」

「呵呵,早安啊グミ。聖誕快樂。面容和藹的老太太身後站著一位身材高瘦的金髮碧眼女子。「這位是リリィ小姐,急著找租屋想看看房間,現在方便嗎?。

「嗯,可以喔!」グミ把有點亂翹的頭髮撫平,對著站在一旁一直很安靜的客人打招呼。

「你好,リリィ小姐,叫我グミ就可以了讓我帶你來看看環境吧!」敞開大門,她領著或許會成為未來房客的人進門。

……你好,我是リリィ。」她點點頭後對主人伸出手,グミ便用力握住對方纖長卻有力的手上下甩動回應。「請進!」總是很有精神是グミ的優點。而金髮的客人也在她轉身後露出滿意的微笑。「那間浴室,右手邊是我的房間,空下來的是左邊那間,我最喜歡這邊窗外的風景……」

グミ,聖誕節快樂。聖誕小姐碧綠的眼彷彿在代替主人說話。一邊觀望精神飽滿的前室友帶領客人參觀以前屬於自己的房間,ミク拽緊ルカ的手。

ルカ終於忍不住問原本決定不能提的話題。「ミク,寂寞嗎?」

「說完全不會就是謊言了,」絲毫沒有花時間考慮,巡鹿甚至還來不及感受失落,滿身紅的聖誕小姐又繼續說:「可是我有全世界的笑容ルカ。「所以不後悔。」耀眼日出閃現在ミク嘴角,巡鹿仰頭望向漸亮的天空以避開這灼目,使勁把少女擁進懷。如果ミク的幸福是來自每個人收到聖誕禮物時笑臉,那ルカ的幸福就是來自ミク的笑容。

 

「ミク,聖誕快樂。」巡鹿遞給已工作一整天,累壞癱在沙發上吃草莓的聖誕小姐一個紙袋。

「哇、謝謝!沒想到我也有糟糕我沒準備禮物,ルカ想要什麼呢?

「鮪魚。」

意料之外的答案,聖誕小姐愣著重複這個字節:鮪魚?想要養?

巡鹿搖頭。「吃。」

「你不是不吃肉?」所以所有的宴會都讓我一個人去。

「……冬天太冷沒得挑的時候也是會吃一點別的。」眼神飄移加上婉轉地回答顯然激怒了為佳節發胖的少女。

不小心胖了一圈的聖誕小姐後來拆開巡鹿的貼心禮物:尺碼大上一號的紅色短褲。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mamateo 的頭像
samamateo

迪奧大冒險日誌☆與雜物堆積處

samamate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88國語言翻譯公司
  • 實時起便人用大為把他那看地物小就實太個如了一種上國。

    165國﹍語§言﹂翻﹎譯§公◎司○

    華○頓□翻◇譯~社

    提〇供□赫馬﹎查利文翻○譯等§服◎務

    電話♂: 02-﹉7726-0932

    LINE客♀服﹉ ID: t23690932

    翻譯﹋社﹋|miaohun.yahootranslation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