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一滑就不小心開了新坑,看標題應該也知道是鮪蔥向...吧?(最好看的懂)雖然在300上也有PO文,仍有種種的不便跟限制好比說不方便寫BL跟BG情節

  另一考量是也很多人沒有300帳號...內文在搬過來的時候難免撞壞跟修補,有不太一樣的地方絕對不是本人手誤喔

  總之希望這次的題材大家也會喜歡,有建議錯字或感想吐槽也歡迎在下面留言wwww

  啊還有,ルカ的名字在這邊的創作中都會以巡音琉歌代替,可別當我不小心寫錯了(爆

  

~~~~~~~~~~~~~~~~

 

  世界在沉淪,裝太多沉重心思的軀體在傾斜面正準備墜落,淚水在柔嫩雙頰劃下道道銀色軌跡,陷入失重狀態的她緩緩闔上眼──時間卻在那瞬間停下。

 

  溫暖而有力的手緊緊握住細緻的手臂,「既然有從這裡跳下去的勇氣,為什麼沒有面對困境的力量?」沉沉的嗓音十分平靜的問道,不過那語氣更像在否定。

 

  逆著正午豔陽,阻礙者的面龐她一時間也看不清楚。櫻色的長髮在鋼筋混凝土橋頂端因強風散亂飛舞,捉住手臂的力量卻絲毫不受影響,但也沒有繼續施力把人拉回來的跡象。就這麼讓她懸在空中,生與死的交界。

  

  「不要管我放手!」扭動身體,想掙脫對方箝握,卻發現自己除了被握住的手臂沒有別的施力點。身體突然往下落了一點,她抬頭一看發現對方鬆開兩根指頭,剩下食指中指與拇指出力。

  

  「嚇到了?」重新以五指緊緊握住她纖細的手臂。「依據現在的風向,跳下去恐怕會先撞到第一個橫向支架,」空著的左手指向懸空少女正下方,讓她順著視線往下看。「接著再撞上有凹凸不平鏽蝕的鋼板最後帶著劇烈疼痛墜入汙染嚴重的運河,全身的傷口會被溶在河中有強烈侵蝕性的化學藥劑折磨

  

  「不要說了!」

  

  「而這裡距水面不到75米,跳下去並不會死亡,也就是說……」不理會少女微弱的抗議,平淡的口吻繼續。「從頭到尾都可以感受到切實的痛苦。」

  

  奪眶而出的眼淚終於讓她態度軟化,不再提這個話題,並改成蹲坐的姿勢,感覺一個人的重量完全不影響平衡,「什麼名字?」冷淡地問道。

  

  「什麼?」原本不可置信的想狠狠瞪人,可是當與那水波般的雙眼交接時,卻感到壓迫而退縮。而她以為是橋端風聲太大導致聽不清楚,提高音量又重覆一遍。「我問妳叫什麼名字。」兩人平行對視。

  

  看來不說出名字就會一直僵持在這裡「初音未來」當腦子還在猶豫時嘴巴已經出賣自己。

  

  「很好聽的名字。」初音沒來得及看清楚對方說這句話的表情就已經被拉進懷裡,畢竟在這種地方原本就沒多少空間可以立足,所以也沒有抱怨……她也不得不承認自己感到害怕。

  

  「抓緊。」其實不用提醒,初音雙手摟在她肩頸,而手指緊揪背後衣服的布料不放,橋頂的風比想像中大得多、狂亂的多。

  

  眼睛再度睜開時,兩人已經回到地面。初音才驚覺給眼前的女子添了多大麻煩,但是不論道歉或是道謝的話語她都說不出口。

  

  似乎看出少女的難處,她神情跟語氣一樣淡漠。「不用在意,只是路過順手拉一把而已。」右手臂自然垂在側邊,以左手壓下被狂風吹亂的櫻色長髮。這句話讓初音鬆了一口氣,似乎沒有打算通知監護人或是警方來處理。

  

  她此時才有心思好好地看清楚救命恩人:體態是讓人羨慕的穠纖合度,最注目的是與面貌極不相稱的右手臂,也就是方才拉住自己的那隻手。浮出肌膚的筋絡與肌肉線條一覽無遺,手掌不只布滿粗繭,指關節也不似女性,十分寬大。但要說是男人般粗壯的手臂,感覺又不太一樣,不如說是披著人皮的就在初音的注意力全被異形的手臂吸引住時,女子已經站遠一步表示想離開。

­  

  「別再做這種事。」依然不變的語氣,不給人強制的感覺,只是再普通也不過的建議。她用正常的左手輕拍比自己矮的少女以示安慰後就轉身離去。

  

  「啊,我們還有機會見面嗎?」又一次,腦子還來不及阻止就脫口而出的向救命恩人問道。

  

  而這個問題並未減緩她的速度,僅僅以不變的語氣轉頭說了聲:「我想以後我們不會再見面了。」便以更快的步伐離開。

  

  櫻色的背影很快消失在眼際,初音這才想起──自己甚至還不知道她的名字。

 

創作者介紹

迪奧大冒險日誌☆與雜物堆積處

samamat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