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會再見面了。

  

  三年前救命恩人的這句話彷彿意指:「妳我是屬於不同世界的人。」從此初音心裡一直存在著微妙,她也無法解釋的不甘心為什麼沒有機會再見面呢?為什麼不給我一個機會呢?邊想手中的筆握的越緊,下意識用拳頭捶無辜的木桌,桌面的參考書跟考古題同時被震起,在寂靜的空間引起聲響。

  

  「可惡,她那樣大概是在國際反恐機構工作的人有什麼了不起!我們一定會再見面的!」

  

  「小姐,在圖書館請不要大聲喧嘩。」

  

  沉浸在三年前那句話的餘韻中,初音不自禁喊出心中的話後立刻被圖書館員白眼。這位常客已經不是第一次被警告,平日影響到的閱聽者還少一點,可是各公務機關在招考的時期圖書館除了常客還多了考生,而且這次聯合政府的反恐機構在文職有缺額,引來更多民眾想參加競爭個位數的名額。

 

  重新專注在書本上後時間過得很快,回神就只剩準備鎖門的警衛一臉無奈插著手臂站在眼前。種情形也並非首次發生,只是認真念書的孩子讓人不忍責備,每天剛開館就來報到,還附送上熱騰騰的咖啡,收下賄絡後又讓人多了份耐心。

  

  自那件事情,初音為了再次與救命恩人見面時能好好將道謝說出口,每有機會就開口練習。「不好意思,每次都給你們麻煩。」一如往常,很順利的把心中的感謝傳達出去,為什麼偏偏那時候就哽在喉嚨?還是在那之前自己不曾把別人的心意放在眼裡?不管怎麼說,那個不知名的女子不只是救了人,也從此改變了初音未來。

  

  「妳還知道給我們添了麻煩,晚上女孩子回去路上注意安全。」警衛笑道。

  

  抱著考古題跟參考書上抄來的重點筆記,走往常常光顧的便利商店。到這種時間,也只有便利商店有賣能填飽肚子又是考生能負擔的食物。今天是女店員當晚班,念了整天書的初音隨手抓起果腹的便當就去結帳。

  

  「請問您的便當需要加熱嗎?」

  

  ──我們不會再見面了。

  

  「不」反射性的,初音做出跟平常相反的回答。

  

  「那麼總共是

  

  「啊!要、幫我加熱!」不可能的,那個人很明顯跟普通人不同,應該是在反恐機關工作怎麼會在便利商店打工幫忙加熱便當?

  

  「好的,請在這邊稍等」店員以左手將便當拆封放進微波爐,右手按下按鍵,立刻開始運轉。

  

  「……

  

  「……您的便當加熱好了,」話沒說完,櫻色長髮傾瀉而下。「客人,請把帽子還給我。」維持店員應有的語氣,被襲擊一點驚訝的情緒都沒有。她右手直接拿著剛加熱過的便當,伸出左手希望顧客把屬於店家財產的制服帽子歸還。

  

  沒有理會懸空等候的左手,「是妳」初音拋下帽子一把握住她持著便當的右手。

  

  「小姐,不要這樣」正要張口勸阻顧客的行為,「啊!」被燙到的慘叫卻已震在耳邊。「很燙請小心」話說完,也來不及了。

  

  「好痛」魯莽的客人含著眼淚吸允指尖,想減輕灼燒感。而店員一語不發放下肇事的便當,抓住初音的手腕,直接帶往櫃台後的流理臺沖冷水。

  

  低頭盯著水流沖洗的指尖,瀏海跟髮鬢遮住店員的表情。「還會痛嗎?」平靜的語調與迅速的立即反應形成巨大落差,而初音早就已經忘記疼痛這回事,「嗯」只是含糊不清的答著。

  

  「請在這邊稍等。」不再等待回應,她轉身走進員工休息室拿取急救箱,替指頭以棉花棒上藥膏,所有的動作一氣呵成。「回去後如果起水泡請用優碘消毒傷部」與櫻髮同色的細密眼睫微微下垂,專注審視指尖燙傷的部位。

  

  那道平緩的聲音很快就發現客人沒有把建議聽進去,只顧愣愣地望著自己一舉一動。「客人?您還好嗎?」

 

「嗯」回應的聲音跟剛才相比明顯低落許多,初音緩緩把手抽離。

 

  說的也是,這麼久前的事情了,而且她幫助過的人一定很多,怎麼可能會記得其中一個順手救過的平凡女孩?

 

  這份失落究竟是源於什麼期待?初音自己也不清楚,「不好意思給你添麻煩。」深深的對那張依舊冷淡的端麗面容鞠躬後,她頭也不回的跑出超商。

  

  「小姐!」提高的音量讓她停下腳步。「您忘記便當了。」初音當下真想找個洞鑽下去。

創作者介紹

迪奧大冒險日誌☆與雜物堆積處

samamat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