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負尚未明亮的昏沉天空,狹長的影子就像被旭日驅趕閃進破舊大樓。

 

  一打開房門照慣例首先看到的是名金髮女子,已經換上外出服站在整個房間唯一的窗邊,「妳回來了。」感覺來者踏進後,她捻熄手上的香菸並把窗戶的簾子拉下。從縫隙洩漏進來的朝陽讓淡藍眼眸一閃一閃的。

 

  「臉有點紅,不要緊吧?」觀察著值大夜班便利商店店員的臉,她走近問道。

  

  沒有立刻回答,櫻髮女子一進房間退去外套就坐上雙人床墊。並打開置於一旁的小冰箱,拿出一只深棕色小玻璃瓶,回應「沒事」的同時,她拿出注射器並更換針頭,熟練地讓罐裡的物質流進針筒。

  

  「別逞強,又發作了吧。」快速湊到櫻色長髮旁,可是對方沒等幫手到達就握拳讓針管插進手臂靜脈。

  

  「Lily,我沒事,」冷峻的用語表明拒人於千里,針筒裡的液體開始緩緩注射進體內,「只是遇到了稍微感到懷念的人」語氣緩和了些,她也知道對方沒有惡意只是想幫忙。

 

  Lily伸手整了整床舖上的枕頭,讓臉色有些蒼白的女子待會能夠舒適躺下。「遇到朋友?」或許並非刻意,但語氣聽得出帶有嘲諷成分。「身為近距離戰鬥部隊的我們,也會有『普通』朋友嗎?」她伸手撫上櫻紅髮絲覆蓋的額頭,露出難以察覺的安心神情。

 

  「不,不是朋友。」闔眼,粉色睫毛微微發顫。「有過一面之緣的人罷了。」與平常無異的沉穩音調回應,她已經很習慣應對這種諷刺,何況本來就是事實。

 

  知道她不會再多做解釋,金髮女子以指撥開窗簾的縫隙快速的瞧了眼。「先走了,不舒服請一定要連絡我。」關上房門,留下櫻色的身影獨自面對暗室的白晝。

 

 

 

  「笨蛋、笨蛋,初音未來你這個大笨蛋!」超商制服的胸前都會別有店員姓名,居然完全沒有注意到。更重要的是,不管對方記不記得,都不會改變幫助了自己的這個事實,而且昨天再次受到幫助後只是因為感到窘迫就頭也不回的跑掉,實在是太失禮。

  

  「小姐,在圖書館請不要大聲喧嘩。」

  

  再度引來圖書館員的警告,不同的是這回她並沒有坐回位置上,而是即刻收拾筆記,前往常光顧的那家便利商店。

  

  「歡迎光臨。」客氣微笑迎接她的果然不是昨晚的店員。站櫃台的黑髮高瘦青年是初音認識的店長,或許可以打聽看看她的事情。

 

  「店長,請問昨晚的工讀生...」只是說到這裡就發現對方神情有異,不禁把原本的問題嚥回。

 

  一等話題暫停,店長馬上鞠躬道歉嘴裡還不斷道歉,「怎麼了?她哪裡沒做好嗎?」明明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也不知道初音到底要說什麼簡直是預設自己的店員一定會出問題的反應。「很抱歉,她最近才開始兼職,很多事情還不熟悉

 

  小心打斷店長沒完沒了的道歉,「沒、沒有,她沒有沒做好。」初音說明自己的來意:「我只是想問問值班時間,以前受到她的一點幫助…想親自道謝。」

  

  「咦,沒有嗎?她的值班時間」聽到並不是造成麻煩,店長的意外的口吻讓初音微皺眉頭,她的救命恩人是那麼會惹麻煩的人嗎?

  

  確認過班表後,店長說道。「她的值班時間大夜班,昨天因為晚班的人臨時有事所以調班今天要找的話要過午夜才是她的班,」望了眼綁著雙馬尾的少女,他好心提議:「女孩子一個人半夜過來有點危險要不要我幫妳轉達或留張字條?」

 

  「不要緊的,她是女孩子輪大夜班也沒有事不是嗎?不會有問題的。」

 

  「可是妳只是普通的女孩子啊。」所以才讓不普通的她獨自站大夜班?這句話解開初音的疑惑,一般來說是不會安排女性獨自擔當大夜班的。「因為她的右手臂嗎?」心中的推論洩漏而出。初音不覺得自己與她有什麼巨大的差異到需要被這樣「特殊待遇」的地步。

 

  看出少女剩下未出口的想法,店長聳肩無奈的說:「撇開我個人觀感,如果讓那種人做早上的班會嚇到其他顧客。為了要在反恐組織做事就把自己的身體搞成那樣跟恐怖份子又有什麼差別?」初音倒是覺得如果讓這位值大夜班的店員來擔任白天的班,業績一定會加倍成長,因為她的聲音那麼好聽,人又溫柔──就算不撇開第一眼或許會讓人驚嚇到的右臂,她的救命恩人也絕對是少見的美人。

 

  「所以說,根本猜不透那種人在想什麼。」並非蓄意的汙辱,充滿偏見的想法跟說詞已固定成一種社會上的普遍習慣,他並不覺得自己的話哪裡不得體。

 

  明明是捨命保護民眾的生活,在社會上卻被差別看待應該早就習慣這種現象了,但此刻這些話讓初音感到十分難受。「嗯我會注意安全的,謝謝店長提醒。」

 

  在圖書館待到閉館,初音找了家超商附近24小時營業的速食店坐下來等待時間流逝……

  

  在這種時間流動的顧客屈指可數,意外的人卻在接近午夜時踏進速食店。晚風吹拂象牙色風衣,櫻紅長髮隨之揚起,女子毫不在意一進門就集中而來的許多視線,她右手插在口袋,左右打量店內後發現趴在桌上睡著的青綠髮色雙馬尾少女。

  

  「歡迎光臨,今天還是一樣三份五號餐嗎?」輪大夜班的店員每個都已經認得這位相貌跟食量有巨大落差的顧客。

  

  「嗯。」也已經習慣簡短音節的回應。不久,她以左手端著塞滿滿的餐盤筆直走向熟睡的少女,坐在對面一語不發的吃了起來。吃到最後一份薯條時,眼前的人總算醒了過來。

  

  在作夢嗎?剛睡醒的初音嘗試看清模糊視線下的輪廓。那個人怎麼可能坐在自己眼前大啖薯條「醒了?」清晰無比的沉穩嗓音否定了少女的猜測。

  

  「咦!」因驚嚇而一瞬間清醒,音調不自覺提高了幾度,「妳怎麼知道我在這裡!」語畢,初音意識到自己問笨問題,一定是店長告訴她,附近也只有一間24小時營業可以久坐的速食店。

  

  女子望著垂著頭的少女,背脊倚上櫻色長髮,她做好準備傾聽的姿勢。「聽說妳有話要跟我說。」語氣平淡,但是初音總覺得對方的眼角有隱隱的笑意不,一定是錯覺。

  

  晴空般清澈的眼眸讓初音停頓好幾秒鐘才趕緊答腔,「啊,是、是的!」慌忙拿起掛於椅背的一只黑色紙袋靠在身側,「三年前您在橋上拉了我一把,雖然可能已經不記得了...」眼前氣質脫俗的淡漠女子沒做什麼也讓她連講話戰戰競競。

 

  「初音未來。」與常人相比顏色略淡的雙唇描繪出自己的名字,少女能感覺到心臟加快了幾拍。

 

  「您還記得!」瞬間忘記人還在公共場所,差點拍桌大叫出聲。初音也無法解釋為什麼對方只不過是記住自己的名字,心裡竟是這樣愉悅。「昨天在店裡,還以為您已經不記得了」因為自己過於激烈的反應感到害臊,少女整個身體縮進柔軟沙發,潮紅從臉頰延伸到耳根。反觀對方,倒是維持一貫的平淡神情。

  

  「那時候是店員,必須扮演好角色。」啜飲一口飲料,陳述這個再自然也不過的事。

 

  「果然很敬業呢……啊!可以請問您的名字嗎?」終於想起自己的目的之一,一定要問到救命恩人的名字。

  

  那張幾乎不表現主人情緒起伏的臉,聽到這個問題,眉間難得有微妙的起伏,她放下紙杯「代號,『櫻熊』。」頓了頓又補了一句差點讓對方跌下椅子的話:「不准這樣叫我。」

創作者介紹

迪奧大冒險日誌☆與雜物堆積處

samamat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