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隔兩天聖誕節快樂喔喔喔喔喔!!!(被砍爛)
說好的巡鹿ルカ,不知道為什麼破四千字了(哭)

這是一篇漁夫遇上QB,黑吃黑的故事(錯光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金狗伯,金狗伯,金狗偶爾餵~」

  雖不如歐美聖誕樂聲響徹大街小巷,但在聖誕裝飾爭豔粉飾下的街道也洋溢著熱鬧過節的氣氛。這個國家的人們喜愛慶祝節慶的程度毫不輸給該節慶發源的故鄉,但究竟是真的明白節慶的意涵而慶祝亦或只是商業行為的炒作,這點早已是大家心照不宣的議題。

  一株茂密萬年長青的行道樹,其獨特的聖誕裝飾吸引ルカ的視線。原本就身形纖細的她踏上高根長統靴更顯高挑,嚴冬中酒紅衣襬隨風飄動。兩手插在大衣口袋取暖,她仔細端詳掛滿白色小燈與淡粉色裝飾球的行道樹:簡單卻不落俗套的穿插掛飾,只有樹淺綠、燈熾白、裝飾球金屬質感的淡粉,簡單三種顏調也確實讓周遭充滿過節氛圍。她從金屬球中看見背後有人拿起手機想要拍下這株裝飾簡單卻烘托出高雅氣息的「聖誕樹」,於是緩緩退到一邊,以防自己阻礙對方取景。

  風拂動讓人有時節錯亂感的櫻花色長髮,她繼續在寬闊街道的散步,感受這個國家的聖誕──剛剛以為是想拍聖誕樹的行人,實際上是路邊販賣車的店員,那女孩是不是看見自己轉身就急急忙忙把手機收起來?

  見被拍入鏡的模特朝銷售車走來,幾秒前還拿著手機偷拍的女店員佯裝無事招呼:「歡迎光臨,要不要買塊雞排?」

  看了一眼擺在玻璃櫥窗內的炸雞,ルカ皺了眉頭,委婉地想拒絕「不,我

  「熱騰騰剛炸好的!我推薦這個聖誕期間限定的套餐!」這家店推銷商品都完全不看顧客意願嗎?無奈之下只好順著店員手指的方向看去,一塊炸雞腿、中份薯條、中杯可樂,聖誕特別組合一小塊擠滿白色鮮奶油,上頭裝飾著草莓的切片蛋糕。店員燦爛的營業用笑容無懈可擊,看不出一絲不安。但越是這樣,ルカ愈加肯定這是心虛的表現。因為打斷顧客的句子是非常失禮的行為,在這個重禮數的國家不認為這是自然的表現。

  「飲料的話,菜單上最右排的飲料可以任意組合搭配喔……」隨著時間過去,顧客依舊沒有回應,只在唇畔抹上淺淺的笑意靜靜等待,甚至連自己打斷她說話的怒氣都看不出來,於是店員推銷的音量漸漸減弱。

  終於等到時機,ルカ緩緩開口:「如妳所見,我是馴鹿,這種東西不能吃。」綁著青綠色雙馬尾的店員一時語塞,不著痕跡的打量眼前自稱馴鹿的女子:頭頂戴著鹿角頭飾,不過聖誕期間戴著聖誕裝飾在街上走動的人並不少見。另外吸引她注意力的是對方輪廓深刻的五官與渾然天成宛如冰晶的碧眸不像是本國人的模樣,會講這種奇怪的話或許是外國人的緣故。

  「客人吃素嗎?那我們推薦這個套餐」沒有專心聽推銷,ルカ瞥一眼店員名牌:初音ミク「小姐,剛才你是不是拿相機拍我呢?怎麼沒經過同意就做這種事…」沒有改變的輕柔語調與笑意,完全不像是在談論一件被冒犯的事。

  「唔…」自己的裝傻會被這麼直接的提出,不愧是外國人,說話一點都不婉轉。「真的非常抱歉,我會把照片刪除的」明明只是覺得女子在聖誕樹下的風姿如畫,想拍下來而已,居然被逼到這地步ミク沮喪的低頭道歉。 

  「在那之前,請讓我看看照片嗎?」沒料到會提出這種要求,她沒有想太多便把手機掏出來,叫出相片遞出。纖細指尖與自己沾滿炸雞味的手相觸瞬間,ミク小小顫抖了一下。「嗯…很漂亮的相片。」冰晶的藍眸只是輕描淡寫的看過去,水痕的笑意漾頰邊。

  無視ミク懸在半空中欲取回手機的手,「今天剛失業,下班後請我去喝一杯吧。」她笑道。

  就算有錯在先、對象又是個美女、在平安夜失業也是很難過的事情,但突然提出這麼厚臉皮的要求,自己也並非是隨便的人,怎麼能答應。「抱歉,我之後還跟男友有約

  「是嗎真是遺憾,」臉上掛著的不再是微笑,而是顯而易見的落寞。「那這件事情只好請你們的負責人處理了。ルカ拿起手機就要按照名片上的申訴電話撥出。

  「啊!我突然想起來今天的約會好像取消了!」

  眼裡得逞的光芒並沒有被慌了陣腳的店員察覺。「如果只是偷拍的檢舉,應該不至於造成革職吧?還是這裡就是如此嚴苛的國家呢」自語的音量理所當然的被ミク聽進去。

  「客人,等我下班,請務必讓我請您喝一杯以表示歉意!」

  「好的。」爽快的闔上手機遞還店員。「請叫我ルカ就可以了。等待店員下班前的時間ルカ閒著沒事幫忙多攬進比以往多三倍的業績。

 

  以為對方會提出去居酒屋的要求,想不到只是選了家平價的咖啡廳便坐進去。眾多情侶在明亮光線與繽紛吊飾環繞下的咖啡廳裡閒談,ミク注意到他們倆經過的地方,男男女女都被轉移注意力是她散發出來的凜冽氣質使然或根本是頭頂上的鹿角太過引人注目呢?

  「請給我蘋果汁、蔬果三明治。」當ミク在胡思亂想的時候,坐在對面的ルカ已經自動自發的點好餐點。正睜著水波般的眼望向自己。

  被那對雙眼注視之下,再次慌亂手腳,「我、我要熱拿鐵跟蔥蛋糕捲ルカ小姐這樣就夠了嗎?」不知道為什麼由她散發出來的清澄氣息就是會讓ミク感到混亂,彷彿底細都被摸得清清楚楚。

  「ミク,」突然間被叫喚名諱讓少女從座位上彈了一下。像是在欣賞對方反應,ルカ愉快地瞇起眼睛笑問:「那棵聖誕樹是妳裝飾的嗎?」

  「是的,這株聖誕樹由我們店負責裝飾…」

  「是不是妳裝飾的?」緊緊咬著這問題不放,ルカ十分在意這件事情。以低成本樸素裝飾而成的聖誕樹,在充斥奢華氛圍的商業街反而顯得孤高突兀──並非是一眼就能看出的廉價,而是一眼就能看到的品味與美感。也難怪會在眾多聖誕燈飾中特別看見這株並不特別華麗的聖誕樹。

  「是的」看ミク被逼問緊了,緊緊握住手中的叉子。ルカ降下音調,兩手輕輕包覆她緊握成拳頭的手。「抱歉…我只是覺得它非常美,想認識點綴它的人。

  「ルカ小姐很喜歡聖誕樹嗎?ミク無法推開來自她掌心的溫度,只好端起另一邊的拿鐵啜飲掩飾。

  「與其說喜歡聖誕樹」反而是主動先握住的一方先放開,「不如說是喜歡慶祝節慶的人。面對著ミク,但藍水晶般的瞳眸裡映照的不是她的身影,而是聚焦在更遙遠的地方。

  「對了,」回神過來稍微增大的音量,再次驚嚇到正在吃蔥蛋糕的少女。「妳相信聖誕老人嗎?」

  嚥下蛋糕,ミク很意外看起來十分成熟的ルカ會問這種問題。「那種騙小孩的行銷手法

  把對方的一舉一動盡收眼底的ルカ笑著拿起桌上的溼紙巾,擦拭ミク沾在嘴角的蛋糕屑。妳眼睛不敢直視我,這是很奇怪的問題吧?」來不及閃躲的少女被看穿想法,有點羞愧地低下頭,一方面或許也是為了隱藏自己的表情。

  「都不是小孩子了,怎麼還會問這種問題ルカ愣了楞,「這跟年紀有關連嗎?只是在問妳相不相信這件事而已喔。」隨即又掛上讓人感到溫暖的笑意。

  「不相信。」遲疑了一下後回答。她不禁覺得自己被耍著玩,ミク不甘示弱的反問:「那ルカ小姐相信嗎?

  聽到答案後,清澈藍眸彷彿蒙上一層淡淡的陰翳。「也不能說妳錯,畢竟今年真的沒有聖誕老人。」看對坐的少女一臉困惑,ルカ以柔軟低沉的聲線繼續說:「上一位聖誕老人的消逝是我失去工作的原因。」荒誕的對話讓ミク很想從這裡脫身,但那對冷藍的憂傷實在不像在開玩笑。「妳願意成為聖誕老人嗎?」最後這一個問句讓她翠色眼睛瞪得銅鈴般大。

  ルカ小姐你在說什麼?世界上根本沒有聖誕老人啊

  眼角的笑意不減,ルカ雙手交叉抵著弧線漂亮的下巴。「說謊的孩子是收不到聖誕禮物的ミク,妳又說謊了。

  「妳到底在說什麼,」音量提高,差點就要拍桌站起,「不要太過!」下半句話卻被對方的食指硬生生的截斷。

  「就是因為聖誕節一個人過才會接下今夜的排班吧?」觀察ミク嚥下想脫口而出的話,ルカ把指頭從對方唇間移開。「說有約會也只是想從麻煩脫身的藉口。」

  「而且,其實很想相信世界上真的有聖誕老人。」粉色唇角盪出微笑。ミク頹喪的靠上椅背,腦中一瞬間閃過人長得漂亮似乎怎麼樣都很容易被原諒這件事。

  被初次見面的人一字不漏猜中心裡所想,她有點自暴自棄的插起最後一塊蛋糕塞進嘴裡,用力咀嚼。「都被說中了妳到底想要做什麼?」

  「在意這個嗎?」ルカ答非所問地指著頭頂的鹿角。「要不要摸摸看?」對於無法預測發展方向的對話ミク已經無力追究,反正周圍人這麼多,她也不可能當眾做出什麼奇怪的事情。

  纖細絨毛、接近人體的溫度與似有血管在流動的觸感,如果只是單純的飾品過於擬真,是真實也過於夢幻。「這是?」ミク第一次碰到「活生生」的鹿角,不可置信的神情表露無遺,而對方一抹輕笑解釋了她心中的疑問。

  「我的工作是將幸福贈與人們,」眼睛緩慢地眨動,「只是想找一位有相同願望的人,一起繼續這份工作。」低柔闇啞的嗓音與笑容傾訴心願給初次見面的少女

  不知道該怎麼回應的ミク感到乾渴,「我為什麼找上我?」好不容易吐出這句話。

  「聖誕樹。只是單純的繁複花巧無法讓我佇足,那只是宣揚金錢與貪念的一種表現。ルカ說著又握上了她的雙手。「妳裝飾的樹簡樸高雅,讓周圍充滿安寧的氛圍,不同於其它立於大街上的聖誕樹給人的感受。」所以,妳願意跟成為聖誕老人嗎?雖然沒有說出口,ミクルカ眼裡讀出了這句話。可是,童話故事般的情節,怎麼可能會發生在真實世界?

  「我知道妳有跟我相同的願望,」收斂動作,雙掌交叉放在自己腿上。「可是不願意的話,我也不會勉強畢竟妳也相對地得永遠放棄這邊的生活。」此時,她冰晶般的眼瞳才釋出與顏色對應的溫度。「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頰邊的苦澀輕笑,讓ミク越來越想深入認識眼前的人的故事。

  「什麼意思?」

  ルカ唇邊的笑意已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僵硬的嚴肅線條來回應。ミク同時也意識到自己比起聽對方說話,更在意她的笑容。

  「要是我不想放棄呢?」ミク父母很早就因為事故去世,硬要說的話一起合租公寓的友人勉強算是家人吧。

  「那我將會除去妳記憶裡我們的相遇。」

  「這實在太突然而且好過分。」

  「對不起,」閉上眼,歉意從此擴散。「已經沒有時間了。妳願意接下這份將幸福送到全世界的工作嗎?無定休、無勞保、終身職,報酬是──」語句停頓一下子,再度睜眼。「人們的笑容。」此時ルカ的表情讓ミク好希望能讓時間停頓這將會是多麼快樂的工作呢?

 

  冬日豔陽為快要凍結的大地添上些許暖意,陽光涉及之處躺著懶洋洋的貓狗在做陽光浴。即將展開新的一天,因為放假而睡到中午的綠髮少女在床上翻滾兩圈後成功掙脫溫暖被窩,精神飽滿衝進共用飯廳只見一個人吃不完的草莓蛋糕擺在餐桌上,グミ想起昨晚因為室友值晚班的所以也沒能在晚上碰面,這蛋糕應該是她帶回來的吧。

  碰一聲推開房門,「初音~還在睡嗎?」沒有回應,只見ミク仰躺在自己的床鋪,是享受灑落陽光的絕佳位置。「初音、初音!」青綠色馬尾甚至來不及放下就累到躺平的模樣,髮絲隨著室友不算溫柔的搖晃而擺動。一直叫不醒,グミ有些著急了,「這是今年的初雪?」此時她發現沾在ミク頰邊一片小居然沒有融化的冰晶。

 

  ミク輕輕闔著雙眼,眉頭舒展,嘴角以明顯的角度捎起,看起來就像是沉沉睡著,正作著美夢。

 

 

 

 

創作者介紹

迪奧大冒險日誌☆與雜物堆積處

samamate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