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疏於使用跟清潔,入口處的廉價木夾板櫃積了薄薄一層灰,房間內除雙人床是天天更換床單,其餘的東西明顯可以看出來缺乏打掃,同樣堆積著灰塵。這種情況下放置在木夾板櫃上方,黑得發亮的紙袋就顯得突兀,想不注意都難。

  

  打量紙袋,Lily並不記得這東西屬於自己,那就只可能「琉歌。」

  

  沒有回應。櫻色長髮隨意披散於身後,窗簾縫隙灑落進來的夕陽將她雪白的膚色渲染橘紅,終日冰寒的瞳眸也只在此刻被添上一絲暖意。注視著窗外的景象,窗簾與街景形成的陰影在她臉龐畫上交錯的透明黑色線條可以的話,Lily並不想破壞這如畫風景,只是在下一秒她看到不得不出手的畫面。

  

  「琉歌!」看對方舉起手準備把香菸放進嘴裡,她箭步上前一把搶下。「居然在吸菸,虧我都還特地趁妳不在的時候才抽。」

 

  「啊、是妳。」如此大的音量對她的影響只如同投入湖泊的石粒,粗暴的舉動也動搖不了分毫情緒。

  

  「什麼是妳」雖然並非生理上感到頭痛,但她仍然揉了揉太陽穴,並提起黑色紙袋,一邊拿出袋內的瓶裝物「妳應該沒錢買這種價位的清酒吧,是那位客人送的?」

  

  她含糊應聲「既然知道不是我買的」,並作手勢要拿回已點燃的煙草,「可以還我嗎?」

  

  Lily聳聳肩並當主人的面把菸捲塞進自己嘴裡,深深吸了一口後緩緩呼出白色的煙,對方見狀也只好放棄奪回主權,視線重新回到窗外單調的街景。

  

  「這濃度」皺起眉頭,她把煙從塗抹黃色唇膏的嘴裡抽出,並捻熄於菸灰缸。「發生什麼事情了?」就算在以前,琉歌也不會抽這麼濃烈的煙,Lily因此感到困惑,總是不喜怒形於色、又只會一股腦執行任務的她究竟是在煩惱什麼事?

   

  關切換來的是一陣沉默,她知道對方並不會特意隱瞞什麼事情,或許在煩惱的本人也不知道該如何解釋。Lily知道繼續追究也不會有答案,乾脆的把話題轉回昂貴的饋贈:「打算拿這怎麼辦?」

  

  「妳拿去喝吧。」沒有溫度的目光依然注視窗外,她不假思索地回應。

  

  「不是仰慕的客人特地送嗎?最近讓妳天天提早出門的意中人?」因為太過昂貴而有所疑慮,但喜好美酒的金髮女子無法掩飾愉悅的心情,語氣帶有無惡意的調侃。

 

  「妳知道我對這種事沒興趣。」同北風凜冽的斷然否定,口吻是一貫的平淡,但語句比平常強烈。

 

  Lily儘管查覺到這一點也沒有多說什麼,唯嘴角輕輕勾起「是嘛……話說妳再不出門就來不及了喔?」

 

  這番話總算讓眼前這抹櫻色身影離開窗邊,從梳理長髮、披上風衣到穿好長靴,不到十分鐘房內又只剩下一個人,「哼、沒有興趣嗎?」微弱自語,她迫不及待地波一聲打開酒瓶。

 

  青綠髮色的少女一看見高挑的身影出現在門口,立刻從位置上站起小跑步到身旁。「櫻熊小姐!」聽到熟悉的叫喚轉身,不知道是否錯覺,眼前的少女似乎跟之前的感覺有點不太一樣。

  

  「您好,今天也一樣嗎?」店員露出職業式笑容。

  

  「嗯。」不在意在一旁盯著自己不放的視線,她自顧自正想拿整鈔付現,卻被初音搶先遞信用卡給店員。她不解地看向笑嘻嘻的少女,之前對方未曾有過類似舉動。

  

  「今天讓我請櫻熊小姐吃宵夜吧?」

  

  眉宇微微挑起,「不行。」她毫不猶豫拒絕少女的好意。

  

  經過幾天下來的相處,初音已經明白恩人的脾氣。她放軟身段,單手輕揪住對方袖口,以仰望的角度長驅直入她冰冷的雙瞳:「拜託,就今天而已我保證。」

  

  「……」些微的掙扎後,她最後妥協默默把鈔票收回。

  

  「妳今天化妝了?」沒有看著對方說話不算盡禮數,不過由於還在櫃台前等候餐點,所以初音並不在意。她壓下有點亢奮的情緒,臉頰微紅小聲回應:「原來櫻熊小姐有發現

  

  回頭又把少女從頭到腳打量一番。「很容易注意到。」

 

  「好看嗎?」說沒有懷著淡淡的期待是謊言,不料對方完全沒有遲疑,連再看一眼都沒有就平淡回應「都一樣。」

 

  都一樣都一樣都一樣都一樣都一樣都一樣都一樣都一樣妳想得到什麼回答啊?初音未來!在心中充分沮喪過後,她打起精神「櫻熊小姐好漂亮,都不用化妝呢!」

 

  「我不做多餘的事情。」

 

  多餘的事多餘的事多餘的事多餘的事多餘的事多餘的事多餘的被打擊到有點無法維持高亢語調,她以手指捲著玩裙襬窘迫的不願意結束話題:「哈哈櫻熊小姐天生就那麼好看,哪像我

 

  「妳很好。」

 

  「咦?」

 

  「化不化妝都一樣,」不在自己的常用字彙裡,她遲疑一會兒才以不確定的口吻說出最後的形容詞:「可愛。」

 

  被面無表情的稱讚還是頭一回,但是初音覺得格外有真實感,是因為對象不同吧?少女沒有注意到自己的耳根已經紅到惹人注目的地步。

 

 

  很快又到了大夜班店員的上班時間,比起需要上工的員工,初音似乎更在意時間,直到整點才忍不住開口提醒:「櫻熊小姐,妳的時間是不是已經到了

  

  對方聽聞只是緩緩放下已飲盡的紙杯,端上盤子起立轉身,及腰的長髮隨主人的動作優雅劃出弧度。「走吧,我送你回去。」少女根本沒有拒絕朝自己伸出的那隻手的餘地。

 

  「櫻熊小姐,這樣妳的工作...」保持身後一步緊緊跟隨著緩慢卻節奏規律的步伐,初音還不敢施力回握那隻牽住自己的那隻左手。

  

  「不要緊,今天休假。」這代表救命恩人是特地出門跟自己碰面的嗎?初音腦中在極短的時間裡有冒出這想法,但很快又被自己驅逐──一定是有事情要辦順便跑一趟吧。陷入思考的短暫沉默,少女只是安靜地注視對方的背影。

  

  「今天,」毫無預警的沉穩聲音讓她嚇小小一跳,畢竟之前都是自己主動找話題,這還是恩人第一次先開口。「是妳的生日。」

 

  既然對方都已經知道,初音也誠實說出今天無論如何都想請吃飯的原因「嗯,所以才希望至少今天,讓我表達對櫻熊小姐的感激…」

 

  「妳可以不用這麼做,」向來壟罩在她周圍的冷色調稍微緩和了點,她繼續說:「但還是謝謝今天的宵夜。」

 

  「不客氣!」比起先前溫和多的話語讓初音非常開心,她知道恩人想讓自己明白她並沒有不高興。

 

  「抱歉,沒有甚麼東西可以送妳。」

  

  「唔嗯,不需要送什麼,這條命是櫻熊小姐在三年前救回來的,是我該感謝妳的日子。」加快走路的節奏,初音終於跟對方比肩而行。

  

  「…妳手很冷。」

  

  感覺到握著自己的手收緊了點,「嗯…剛才速食店裡的空調太強,我有點容易手腳冰冷。」初音不好意思笑著想把手抽回來,卻意外地被緊緊扣住,並被放進對方左側的風衣口袋。

  

  「下次記得帶外套,就算是夏天,夜晚的溫度也會比較低。」微啞的低沉嗓音叮嚀,初音偷偷瞄向櫻髮女子的表情:是沒有動靜的撲克臉。

 

  「遵命!」越發燦爛的笑容宛如初春能融雪的豔陽,她悄悄回握那份溫暖。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amamateo 的頭像
samamateo

迪奧大冒險日誌☆與雜物堆積處

samamate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